华语网

林然鹿潇潇王牌强护_林然鹿潇潇王牌强护小说阅读

连载中

王牌强护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天不下雨 主角:林然,鹿潇潇 标签:都市,暧昧,美女,斗争,保镖

今天小编带来王牌强护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林然,鹿潇潇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天不下雨,大学生林然和美女老板鹿潇潇公交车相遇,鹿潇潇成为林然的第一女保镖。林然的第二女保镖是初恋情人陶豆豆,第三女保镖则是被称为女野人的维纳斯。3个女子给心仪男人做保镖,演绎了一场悲欢离合的生死大对决……

王牌强护精彩章节:

汽车驶进摩天大楼站后车门打开来,车厢中又拥挤起来;上车拥挤下车还是拥挤。

林然不想拥挤但后面的人拥着他下了车,回头去看靓丽小妹;哪里还有踪影?

林然于心不忍地东瞅西瞧想找见靓丽小妹,起码得问问她叫什么名字;可是收入眼帘的全是人头,靓丽小妹不知被人流拥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林然郁郁寡欢地步行回到学校,一走进1号公寓楼1411寝室,同室学友张子栋、蒲二林、欧阳天立即围上来问长问短。

“林然兄!”张子栋抢上前来道:“清凉台那边的情况如何?子栋和二林、欧阳在中心广场招聘会颗粒未收啊!人家要研究生我门只有本科文聘不够格!”

林然接上张子栋的话:“清凉台招聘会倒是有本科岗位,可那个眼镜女招聘员不停地锵锵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;林然一怒之下放弃了!”

蒲二林张大嘴巴有点遗憾地说:“煮熟倒鸭子飞走了,有点可惜!”

林然伸长脖子咽了一口唾沫嘿嘿笑道:“可惜倒不可惜,只是返回学校时乘坐303路公共汽车上战斗有点艰苦……”

林然和室友张子栋、蒲二林、欧阳天聊了些招聘会上的可笑事,张子栋盯看着林然;眉头时而皱起时而舒展,似有满肚子的话却不讲出来。

林然觉得蹊跷,站起身子向张子栋跟前近了一步道:“子栋为何如此看我?是不是有事瞒着!”

张子栋眉头绾成一个疙瘩依旧不吭声,林然瞥了他一眼;又看看蒲二林、欧阳天道:“我们4人一住进1411寝室就学桃园三结义,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;张子栋一定有啥事瞒着林然是不是……”

张子栋见林然逼问,嘘叹一声道:“子栋还真有件事想告诉林然兄,只是担心你想不开才没敢讲出来;可一见你的面又憋得不行,到底说不说举棋不定;才表现出神情蹊跷的样子!”

林然扬扬手臂笑声呵呵,道:“子栋要是把林然当朋友那就讲出来,不讲也行;只能说我们的情分未到!”

“我来说吧!”蒲二林站起身来神情亢奋道:“林然说了,我们4人一住进1411寝室就起誓立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;陶豆豆是林然女朋友,背叛之事岂能瞒着他!”

林然听蒲二林提到女友陶豆豆,心中咯噔一下瞪直了眼睛。

蒲二林伸长脖子咽下一口唾沫道:“林然,陶豆豆和生物系主任贾尊显勾搭上了,她背叛你写了一封绝情信交给张子栋让转交你;张子栋这厮一直把信押着不让你看!”

林然不敢相信陶豆豆会背叛自己还写了绝情信,而致使他们关系破裂的竟是导师贾尊显。

林然眼睛扑闪扑闪眨动着看看蒲二林,又凝视着张子栋却说不出话来;佯装镇定地在屋地上踱起了步子。

林然和陶豆豆算不上青梅竹马,可也是情深意笃的意中人;两人上高中时就建立了恋爱关系,双双考上农业大学生物工程系打算比翼齐飞,陶豆豆却写了绝情信交给张子栋让转交林然……

林然想这其中一定有猫腻,紧皱眉头向张子栋跟前近了几步道:“把陶豆豆的信拿给我吧!”

张子栋怨恨地盯着蒲二林瞪了几眼,知道隐瞒不住了;只好把陶豆豆交给他的那封信递给林然。

林然把信打开来,只见上面写着:“林然,豆豆对不起你!思前想后觉得我们不般配,还是趁早分手的好……”

林然没有把信看完便就泪眼汪汪,欧阳天为了平息他心头的愤怒和悲哀喋喋不休道:“林然如此伟岸的汉子为一个不守妇道的女子伤心实在不划算!明给你说吧,陶豆豆自从在贾尊显的实验室开始工作后两人的关系就撇不清;有人还看见贾尊显带着陶豆豆去大东山说是野外考察,其实是——独怜幽草涧边生,上有黄鹂深树鸣。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。”

欧阳天用唐代诗人韦应物的《滁州西涧》做了结束语意义深奥,但林然明白其中的意思,那就是贾尊显把陶豆豆带到大东山暧昧去了。

欧阳天的半嗔半怒的话使林然怨恨起陶豆豆来了,林然心中很悲哀,可是一想起公交车上的美女靓丽小妹;心中便就慢慢淡定。

离去陶豆豆还有靓丽小妹,林然似有一种安慰;可林然连靓丽小妹的名字也不知道,更不知她是不是天北市的人!

林然和张子栋、蒲二林、欧阳天在1411寝室扯了半夜闲话,迷迷糊糊睡醒一觉;装在衣兜中的手机突然响起来。

林然打开手机接听,妹妹林芬期期艾艾在电话里哭诉起来:“哥,妈脑子里长了瘤子昨天夜里送到省城的大医院;医生说必须手术才能保住性命,但手术费要20万啊!”

林然脑子顿时大成斗,20万对他们这个贫寒家庭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。

林然和妹妹林芬都在上学,林然上大学,妹妹林芬上高二再有一年也要考大学;为了让林然、林芬安心上学,爸爸成年累月在建筑工地当瓦工;家里的十几亩地全靠妈妈一个人侍弄,妈妈忙了地里还得忙家里;但灾难却接踵而来,这一次没有20万妈妈恐怕就……

林然不敢想下去,惶惶不安地离开1411寝室走出公寓楼;来到楼前面的花园里,安慰着妹妹林芬道:“芬儿你甭哭,哥马上赶来省城!”

“你赶来省城有何用?”林芬突然制止哭声很理智地说:“赶来省城要花路费,你马上毕业我们折腾不起;医院这边有芬儿照看哥你放心吧!”

林芬顿了一下接着道:“咱爸正想办法借钱哩!咱爸说不让你知道妈妈住院的事;但芬儿怕哥日后抱怨才偷偷告诉你,妈现在缺的是钱不是人!”

林芬最后一句话提醒林然,他回不回去关系不大;只要弄到钱妈妈的性命就能保住,何况妈妈的脑瘤是良性。

林然回过神来郑重其事地对妹妹说:“芬儿你在医院好好守着妈,哥在天北市这边想办法弄钱……”

接完林芬的电话,林然心中仿佛翻滚的江水久久不能平静;女友陶豆豆和自己断绝6年的恋爱关系,妈妈又住院手术。

撇开陶豆豆不想,可妈妈的20万元手术费从何而来?爸爸找人倒借能凑够20万?

林然家在乡村,爸爸的亲戚和朋友都不富余;想借够20万元可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。

林然心中思议着想问同学借钱,可大学生靠家中供养;谁有那么多钱?

林然像只从汤锅中迸出来的落魂鸡,漫无目标地在农大门前的大街上走过来走过去;一张招聘男公关的广告吸引住他的眼球,广告上方块大字清清楚楚写着:日薪2000,外水当日结算。

男公关干什么地球人都知道,但肚子饿了水果糖能充饥的道理林然也懂。

林然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光亮,日新2000加上外水挣够20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。

外水是什么?外水当然就是小费,小费当日结算?这么好的事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呀!

林然没有把妈妈住院事情告诉室友,一个人返回学校的花园坐在阒寂的花草丛中寻思大半天;决心应聘男公关。

主意拿定,林然走出校门;用身上仅有的300元上便利店买了一件白体恤;找了个理发店弄了弄头发,便向广告招聘单位——潇潇娱乐中心驻地罗马大街赶去……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